村庄里的树
风吹过村庄时,那些安静的树开始舞蹈。或折腰,或摇摆,不管哪一种舞蹈,与村庄的气质总是如此匹配,就像一种恰当的修辞,总是那么熨贴。

风吹过村庄时,那些安静的树开始舞蹈。或折腰,或摇摆,不管哪一种舞蹈,与村庄的气质总是如此匹配,就像一种恰当的修辞,总是那么熨贴。

在一个村庄的元素里,山可以缺席,但从不缺少树衣袂飘飘的身影。在我有限的人生经验里,一个村庄的历史仿佛都应该是从一棵树开始的。

就像一个城市有幸拥有一条河流一样,一个被绿树环绕的村庄是有福气的。在我的感觉里,那些没有树的村庄是没有历史的,也是不完整的。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没有树的村庄是缺少生气的。有了树,村庄才有韵律,有了树,整个村庄才跟着生动起来。

平常里,我们再灿烂的微笑也招不来一只半只鸟儿,但树可以。鸟儿是树的精灵,有了树,就有飞鸟了。春天,她们在阳光下扇动着美丽的翅膀。各色的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上下翻飞。鸟儿彩色的翅膀是树们活动不止的思想。

有了鸟儿,村庄便有了生气。在天空飞翔的鸟儿翩然栖落在枝头上,呼朋引伴,时间瞬间就明朗了。鸟儿吸引着人们艳羡的目光,即使平常里匆忙的脚步也忍不住驻足,目光徐徐落到树上,绿树上就浮现我们无边的遐想。端详着绿树,看着快活的鸟儿,烦闷的心情也舒展开来。一只飞翔的鸟儿落在树上,唱起了动听的歌声,然后,整个村庄都在侧耳倾听。在天籁中,村庄的心事变得安静、柔软起来。

通常,一棵站在村口的大树,就像一面旗帜,理所当然充当起一个村庄的标志。

三十年前,在台湾生活了四十多年的舅舅回乡寻亲。沧海桑田,他年轻时代的村庄已经面目全非,陌生难辨。可是,当行至村口,看到那几棵近五百年的樟树,他忐忑不安的心就平静了,他确信自己没走错路,他找到家了!就像一张老照片,树唤起了他悠远的、熟悉的记忆。这些古树正是村庄的地标,是他抵达村庄的生动载体。

而一棵立在村子中央的树,让整个村庄的人们有了闲适的心情。

农闲时分,人们不约而同来到树下纳凉憩息。女人们东家瓜西家枣地唠起家常,喋喋不休,而小孩子则废寝忘食地闹着游戏,还有那些老人坐在树根下回忆着往事……人气从四面八方丝丝缕缕地聚拢起来,又荡漾开去,村庄也就变得生气开来。

村庄里的树从不说话,就像是人们沉默的伙伴,但它们其实是有自己的语言的。时间潜游着从树的身体无声地穿过,痕迹就留下来了。年轮就是树传达自然语言的方式之一,一圈一圈的,它们记载着村庄的历史与秘密,那里面有村庄最真实的过往与情感。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树是一本本记有文字的书,上面记载着村庄生命的密码,一排排“树”就像是记载着村庄历史的密密麻麻的文字。不管你愿不愿意,池塘边柳树的葱绿与泛黄总是像候鸟一样提示着人们季节的来去,小溪边皂荚树花开与结实总是把时间说得如此分明。树让时序变得节奏分明秩序井然。在昏暗的历史里,因为树,村庄才不会在漫长的时光中迷失自己;因为树,村庄才有了时间的质感和历史的份量。一个拥有古树的村庄,历史是坚韧的,也是厚重的。

而那些在村边站着的古樟,掌握着村庄的秘密与希冀。

平常里,哪个孩子叫夜、闹心,大人就会在一块红布上写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叫夜郎,过路君子念一念,呼呼一睡到天亮”等字符,然后将其张挂在古樟遒劲的树干上。路过的人瞅一瞅,然后轻声地念一念,这事灵验得很,过一阵子孩子就不再闹心了。在村庄,人树相依得到了很好的彰显。

在村里,古树更赋予了神明的意味。我们可以拆掉一栋古旧的房子,毁掉一座老式的榨油坊,但从不随意斫掉一棵老树。在村民的意识里,那些古樟树暗含着村庄的风水,是村庄的龙脉所在。一直以来,古树让村庄趋吉化煞,调节着村庄的阴阳。所以,在老得快要成精的古树面前,村里那些老人总是如此的虔诚,他们敬畏古树,细心地护理着,将它们奉若神明。古树能够聚集来丝丝缕缕的佛光,村庄的日常生活也变得神秘起来。村里每一棵古老的大树,都留下过我童年的目光与身影,每一棵皲裂的树干上都留下过我的指纹和体温。我曾经一次次地爬到它的高处,从树上鸟瞰过去,村庄显得那样的静谧,那样的安然,仿佛整个村庄都得到了树的庇佑……

人间难寻百岁人,世上总有千年树。多少代的人逝去了,我的祖父,父亲都走了,一代代的人来了接着又老了。但是,古树依然沧桑而青翠地站着。一株古树的历史,长远得足以让任何一座骄傲的古城或者古村感到惭愧不已。它们目睹了村庄的发展与变迁,讲得出村庄的故事与渊源,还有谁比它们更了解村庄呢?

人与树一起生活是一件惬意的事情。人是村庄的主人,而在某种意义上,树们更像是村庄的伙伴,在漫长的时光里与迎来送往的村民,在彼此的守望中静静走过一段又一段寻常的岁月。

一群群的人离开又回到了村庄,但树从不离开,所以,树才是村庄真正正正的主人。它们是村庄的守望者,就像那些守望自己子女的年迈老人,一辈子只在村庄里行走,与村庄连为一体,不离不弃……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欧美特级限制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