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五角塘
在我离开家乡的几十年里,也曾见识过大海的浩瀚,领略过湖泊的风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景象在我脑海里逐渐模糊了,唯有我家屋前的小水塘,它虽然是那样的平......

□贺荣

在我离开家乡的几十年里,也曾见识过大海的浩瀚,领略过湖泊的风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景象在我脑海里逐渐模糊了,唯有我家屋前的小水塘,它虽然是那样的平凡,却永远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并不断萦绕在我的心头。

我的老家在永新沙市的上埠村,记得屋前的水塘叫“五角塘”,因呈五星状而得名。相传建村时,这里曾是一片洼地,终年积水,水气氤氲,即使大旱之年也不会干涸。开基祖顺应地形地貌,拓宽掘深,形成五角状,寓意往外辐射发达之意。同时修筑渠道,接通山上水脉,给五角塘注入源源不断的活水。水面终年高于周围稻田,便于灌溉,充分体现了祖先的农耕智慧。

水塘的入口处修筑了台阶式的码头,全部用青石板铺就而成。经过千百年无数足迹的打磨,青石板泛着幽幽的光泽,依稀散发出久远岁月的气息。一座水栈道从码头向塘中延伸,依栈临水,蹲下来双手掬几把水洒向水面,受惊的鱼儿伴着晶亮的水珠跳跃,让几份随意化成几许诗意。

码头两边,还有用沙和石灰混合浇筑而成的一段围栏,连接围栏的是一个有七八百平方米的晒谷场。还在我初明事理的年龄,我就经常在这里听到长辈们津津乐道着我的先祖、明末清初文学家贺贻孙的奇闻趣事,其中有一段就与五角塘有关。相传贺贻孙很喜欢五角塘的环境,经常在这里读书作文。有一次,他正靠在塘边的一棵树上潜识默想,一位正在稻田里劳作的农夫倚锄而立,问道:“先生,您这么喜欢五角塘,那您能给五角塘作首诗吗?”贺贻孙听罢,颔首一笑,目光环视,随即移步换景,便吟哦起来:“吾在岸上行/鹅鸭水面立/蛙儿蹿上身/飞鸟落头顶/鱼跃水面阔/塘底现乾坤/人与水相亲/水予田深情。”质朴的文字,让五角塘的自然生态美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跃然纸上。山水因名人而增辉,五角塘也因文学家贺贻孙的诗文而传承着文化的气息。

千百年来,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五角塘的水宛如一面素洁的镜子,长年被碧绿或金黄的稻田环绕,平静而又蕴含生机。塘中的水清澈甘洌如同井水,每天早晨,村民们都到塘中取水,直接当作生活用水。

小时候,五角塘就是我的水上乐园,打从记事起,我就在五角塘戏水嬉闹,最有创意是“骑牛夺旗”赛,我们在一根竹竿顶端套上小红旗,将其插在塘中央,然后分成五组,每组两个人、一头牛,各占池塘一角。随着比赛开始的哨声响起,五组人骑着牛从五个方位向塘中央冲刺,争夺红旗。这项比赛,紧张激烈,跌宕起伏,演绎出随性自然、高潮迭起的欢乐进行曲。

五角塘的魅力还在于视觉上的静美与绚丽。置身五角塘,你就像欣赏一幅天然的水墨画。

几十年来,五角塘的命运也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而起伏。由于一度对水塘的重视不够,加之农药、化肥和污水的渗入,五角塘一度堤岸溃败,污泥淤塞,水质恶化,失去了往日的生机活力。为此我的心中难免升起一团怀旧的惆怅,常常感叹它的前世今生。好在近些年来,国家越来越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市里认真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努力在“治山理水、显山露水”上花本钱、做文章,以推行“河长制湖长制”为抓手,使全市水生态保护工作落到了实处,成效斐然。如今的五角塘也早已进行了清淤排污,用石块磊筑了塘堤,疏通渠道引来了活水,并在周围种上了树和绿植,让我又看到了曾经熟悉的一切。望着那一池盈盈碧水,我想起了文学家贺贻孙遗落在五角塘的另一首诗:“五角塘边柳依依,朝晖夕阳燕雀影,敢问天堂何处寻?一池碧水映天庭。”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欧美特级限制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