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幽愁
而原县级吉安市1985年出版的《吉安市地名志》,只收录了周公井、任公井、乌龟井、铜锣井、世兴庙井和水巷双泉六井。因为,乡村也有古井,随着手压井和自来水的广......

庐陵裁纸

清幽古井觅乡愁。

游古村看到古井,我担忧地问:“没井盖,小孩掉下去怎么办?”“井从来不掉人。”村里老者笑答。我一愣。在好几个古村我都担忧此事,村人的回答都让我一愣。

是呀,想起小时候的故乡,阡陌纵横井朝天,从没听说有人掉下去。十岁左右,家里的水就是我挑。回忆中,县城曲巷那口井两三丈深,圆形的井沿水泥预制,高出地面一两尺,宽约三四寸,我两脚站上井沿,用麻绳小桶打水上来,倒进大桶,挑回家。现在想起很是后怕,因为这样打水很可能掉下井去。然而,从来没谁出事。

井有神,它护人。

与井有关的成语很多,文明初开以后,远离江河湖塘的人们须臾离不开井。亲操井臼,借指亲自操持家务。断井颓垣,形容家园破败。塞井夷灶,表示决心战斗义无反顾。背井离乡,往往到城里谋生。城里更离不开井,市井代指城市。市井古时称做买卖的地方、城市里的百姓。市井之臣、市井之徒、市井小人……从这些成语来看,是不堪之人进了城呢,还是进了城人变得不堪?

宋人曾对吉州城井多景美大加点赞:“水光山翠一城浮,碧瓦朱甍万井稠。”翻开《光绪吉安府志》,其五卷《地理志》,“水和陂塘”(含井)就占了一卷。吉安府每个乡的陂塘都记载得清清楚楚,大多数的乡入志的陂塘有一两百乃至两三百个,占了志书很大的篇幅、比例。修志事大,入志的东西十分重要,意在传承。

吉安长期府治、县治在一城。吉州城的著名古井,《光绪吉安府志》记载分明:在府治南有东坡井,在府治西仁义坊、在府学后各有一义井,在永丰门有任公井,在南街有石盘古井,在东山下有佛脚井,在淳化乡张伯义故居有张家井,在儒行乡义果寺有华严井。志书简明记录了这些井的由来。今天,这些井何在?

撤地设市前,原县级吉安市1997年出版的《吉安市志》和2014年吉州区出版的第一部《吉州区志》,这些古井、陂塘一个也没收入。

井枯史裂。

而原县级吉安市1985年出版的《吉安市地名志》,只收录了周公井、任公井、乌龟井、铜锣井、世兴庙井和水巷双泉六井。除水巷王家的“水巷双泉”尚在外,其他五井均不复存在矣。

周公井,位于北门街道办事处附近,宋丞相周必大所凿,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北门街整体拆除重建时灰飞烟灭。任公井,位于下文山路东侧,明正德年间吉安知府任仪开凿,“井大水深,为千百户汲饮”,这口吉安城最有名的大井被埋在步行街高楼下。乌龟井,在原井冈山画院对面,1961年修建沿江路时被毁。铜锣井,被压在步行街文山市场巨楼下。距铜锣井不远的世兴庙井,现在的吉信金店取代了它的位置。水沟前水巷一带已列入城市改造规划,水巷双泉井命悬一线。圣恩堂巷的圣恩堂井,大约2000年被人填平。

吉州古城还残留一些古井,如,沿江路下的金牛寺井,田候路的田候井(为纪念唐代清政爱民的吉州刺史田候而得名),仓口巷的仓口井,仓口巷前面不远的豆芽井,竹笋巷中段的竹笋巷井。青石街有一口解放后开凿的井,水清流长至今附近居民在乐滋滋地取用。

自来水的普及,水井不再是人们每日的生存之必要、心灵之慰藉。

拼命往前跑的现代化城市,还有多少厚重温暖历史遗存,比如古井,有没有人去清点?有多少人去关爱?

一口口古井,就是一个个文明的细节,它将文明一点点地晕开、滋润。一个个不经意的细节的走失,远去了宏大的历史,枯瘦了高大的当代。令人扼腕长叹、扪心久痛。

民俗是一座城的根,乡愁是一个人的魂。市井民俗不应当仅仅是纸上平面的图画、记忆悸动的碎片,而应当是活生生的物体存续,可以触摸、凭吊,温暖灵魂、升华精神。

有识之士,有情怀有责任有办法的城市,早就在像保护古树名木一样在关爱古井。比如,杭州市政府十年前就开始了一场普查、保护、修缮、恢复古井的功德事业。市民欢呼,游客惊喜。

吉州古城有丰富的古井资源,但面临灭绝。我们必须负起历史责任,满怀文化担当,守护传统文化,提升城市内涵,刻不容缓地保护、修缮、恢复、利用古井。这是一项拯救一座城市民俗文化的美好事业,这是一项千秋万代的德政工程。要将“守护吉州古井”列入创建“人文社区”的重大工作目标之中,综合统筹、有序实施。

山环水绕的吉州古城,曾经是江南农耕文明的硕果、标本之一,她碧瓦朱甍,旗亭曲巷,歌钟列妓,梧桐银床,小桥流水,青苔碧井,商贾云集,耕读传家……触摸那一口口古井,就可触摸到吉州福地千年的温暖、沧桑,为现代化的吉州城增添厚重的内涵。

如何守护吉州古井?第一,要制定古井保护的规划意见,形成文件,包括必要的财政投入、工作人员、保护法规等。第二,全面普查历史上和现存的古井,建立档案。第三,实事求是、科学处置。对已经消失的、但有很大的历史文化和民俗价值的古井,进行恢复重建。对尚存的老旧破败的古井进行修缮、疏浚。第四,对这些古井进行“一井一景”的提升改造,比如,刻碑介绍历史沿革,塑立有关创建人、捐建者的雕像,建造凉亭石凳乃至小舞台,便于市民纳凉休闲文体活动,等等。第五,下发文件,规定旧城改造,必须保护古井;楼盘开发,酌情开掘新井。第六,适当进行宣传,使古井家喻户晓,成为吉州历史文化、道德人文、乡风民俗等的古老而鲜活教育素材,以及吉州古城一日游的独特去处。第七,保护、修缮、恢复、利用这些古井,这是备战和预防突发灾害的一个手段。一旦有不测,这些古井可以取水救急。平时,用以培养战备意识、防灾意识,意义更为重大。第八,保护、修缮、恢复、利用古井,以及新凿井的资金来源,可以积极利用民资。古人就是这样做的。民间有大量的仁义人事,只要做好积极的宣传引导,勒石刻碑等,就会有资金来做此公益事业,弘扬社会美德。

不仅如此,未雨绸缪。吉州各乡村的古井保护、修缮、恢复、利用工作也要列入乡村振兴计划,结合新农村建设而展开。因为,乡村也有古井,随着手压井和自来水的广泛利用,别让乡村古井步城市古井的后尘。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欧美特级限制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