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先辈不忘初心珍惜当下牢记使命——缅怀我的红军爷爷罗恒先
爷爷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三,读过几年私塾,在当时也算是个文化人。然而在那个军阀混战、饥寒交迫的年代,人们普遍处于在饥饿中求生的状态里,此时,“翻身”“平......

刘平华红色传承

我的爷爷是永新县埠前镇共和村人,1998年去世的,转眼都21年了。

爷爷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三,读过几年私塾,在当时也算是个文化人。然而在那个军阀混战、饥寒交迫的年代,人们普遍处于在饥饿中求生的状态里,此时,“翻身”“平等”的感召力显然更加持久而强烈。

1929年里的一天,红军到处在搞宣传,号召人们参加红军打土豪分田地,永新掀起了一股支援和参加红军的热潮,年仅17岁的爷爷告别家人加入了红军队伍(红六军第三纵队)。农民起来闹革命、翻身做主人的宣传口号已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他下定决心把自己的一切托付给这支党领导的革命武装。这个红小鬼跟随红军队伍大大小小打了不少仗,爷爷虽然个头矮小,但在战场上却很勇敢,表现非常出色,多次受到上级表扬。

战争残酷无情。1931年,爷爷在湖南茶陵、攸县附近的一次战役中小腿及腹部中弹光荣负伤。据爷爷回忆说,这场战斗打得很激烈,伤亡相当惨重。战斗结束后伤病员被统一抬进当地的一个老祠堂内,祠堂里堆满了伤员与尸体,到处血肉模糊。大部队清理完战场要转移,爷爷被秘密藏在当地村民家养伤,乡亲们冒着被杀的危险采草药给爷爷处理伤口,轮流端水喂饭,经过乡亲们长时间的精心照料,伤口痊愈了。爷爷带着隐痛,泪别乡亲,踏上了寻找队伍的漫漫征程……因部队已走远,爷爷又伤病在身没能赶上部队就回老家务农了。

爷爷一生很低调,从没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也很少向别人提起这些革命经历。我也是读小学时经常听他讲起王怀、刘作述、刘真、肖克这几个人的名字,当时我年龄小,也不太清楚这几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我记忆最深的是每年春节前,村两委班子成员敲锣打鼓,拿副春联,送上几斤猪肉来家里看望慰问爷爷,春联一侧写着“军属光荣”。这就是我那时对爷爷当过红军仅有的一点点了解。直到我上了初中,也懂事了些,有一次在爷爷抽屉里看见了一本由国家民政部颁发的革命伤残军人证。我翻开一看,爷爷的照片上盖着民政部门的钢印,文字中写明了罗恒先同志哪年参军、哪年在哪个地方哪场战役中受伤,属几级几等伤残之类的。遗憾的是因时间太久远,再加几次搬家,不慎把证件弄丢了,具体的等级我也记不清楚了。

90年代初,那时我家里买了电视机并安装了闭路电视,每次看到战争的影片,爷爷好像都不太喜欢看,尤其是看到有些战士身中数枪仍端着枪冲锋陷阵的镜头时,爷爷会走出房间到外面去静静心,原因我也知道一些,一是当代影片的拍摄过于夸张不切实际,爷爷亲身经历过枪林弹雨深有体会。二是看到这些画面,爷爷会想起自己当年浴血奋战的场景,会想起牺牲的战友及勇于救治红军伤员的众乡亲们,这是一个老红军战士心里永远的伤痛。

爷爷的故事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我知道,爷爷曾经就是个勇敢的红军战士,他没有卓著的战功,也没有感人的事迹,但他忠于信仰,为国赴汤蹈火流血负伤。他留给我们的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份骄傲与荣光也流进了我们后辈的血液里。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欧美特级限制片